当前位置:
《快递中国》,以诗赞美快递小哥奔跑的身影
时间:2023-05-30
字号:
来源:诗刊社

诗歌是一种庄严的命名

——《快递中国》简论


刘广涛

  艾青用《大堰河》为社会底层妇女命名,臧克家用《老马》为中国农民命名,舒婷用《致橡树》为时代爱情命名,海子用《亚洲铜》为中国的黄土地命名……王二冬用其诗集《快递中国》为新时代的中国快递命名。从某种意义上说,诗歌是诗人给万物(包括自我)的美学命名,庄严而神圣。


一、为新事物命名

  为新事物命名,是创造者所具备的能力和格局。命名者要独具慧眼,对真相或存在有所发现,不言而喻,命名者具有敏锐的预见性或超前性。鉴于此,有论者断言,大诗人每每是时代的预言家。诗歌处于时代的潮头浪尖,诗人则属于社会上最为敏感的神经,用诗歌为新时代新事物命名,是当代中国诗人光荣而庄严的文化使命。
  新世纪以来,中国快递业的迅猛发展,产生了以青年为生力军的新工业阶层、新就业群体,创造了举世瞩目的中国传递速度,提升了中国城乡居民的生活质量,密切了中国和世界的联系,这一事实有目共睹。用诗歌为中国快递命名,这一使命落在了快递从业者兼诗人的王二冬肩上,这是时代和命运的双重选择。
  诗集《快递中国》作为第一部以快递生活为表现内容的诗集,业已入选“新时代诗库”。这部诗集开拓了当代诗歌的新领域,挖掘了当代诗歌的新主题,表现了当代青春诗人的新思考。无论在中国诗歌史上抑或在快递发展史上,王二冬的名字都将成为不可或缺的存在——他用这部诗集为中国“新事物”进行了庄严而神圣的命名。

二、为无名者命名

  快递小哥,是新时代一个庞大的群体,他们拥有青春的能量和链接世界的能力,然而却处于某种“无名”的状态。诗集《快递中国》的意义就在于,诗人用庄严的仪式,饱满的激情,温暖的诗句,为“新工业时代”的生力军进行了诗意盎然的命名。恩格斯有句意味深长的名言:“时代的性格,往往就是青年的性格。”恩格斯深刻地理解青年的性格,认为青年的性格最能代表或体现时代的性格。中国的快递大军,其有生力量以快递小哥为主。从交通工具的选取,到工作服饰标志的佩戴,再到运行路线与速度的灵活选择,无论在乡镇还是在都市,他们都构成了中国街道上的一条条风景线。很多时候,接收快递的人们恍惚间只记得他们匆匆而去的模糊背影,对他们的面孔根本没有印象,更遑论他们的姓名。“熟悉的陌生人”已成为他们“无名”状态的另一种写照或称呼。
  王二冬敢于且乐于为“无名者”命名。于是乎,一个个活力四射的“奔跑者”,在诗集《快递中国》中鲜活起来、灵动起来,他们具有改变世界的青春力量,他们具有奔向未来的精神能量。他们中的个体也成为有名有姓的青春追梦人。哪怕在最遥远的祖国边陲、最偏远的天涯海角,也留下他们不知疲倦的青春足迹。有的“奔跑者”不幸倒在了传送梦想的路上,王二冬郑重地称其为英雄,有血有肉的英雄。《英雄》这首诗,是作者对中国“草根”的庄严命名,其动人处不在于诗歌修辞,而在于真挚的情感。
  自然,快递大军中不唯有快递小哥的身姿,也还有“快递姐妹”,甚至不乏“快递老哥”。快递行业的每个生命,都是沿着自己那条独特的小路,加入中国快递大军的。每条小路上流传不同的故事,这才构成丰富的快递人生。诗集《快递中国》记录了快递路上,东西南北中,各个方位的奔跑者,他们心中的酸甜苦辣咸。作为一名快递从业人员,作者曾云游四方,即便他足迹未到的地方,诗人也用心灵的眼睛,去发现那些默默无闻的奔跑者,用诗歌为其命名,用真诚为梦想讴歌。《奔跑者之歌》那种豪迈的气势,开阔的气象,能让人感受到海子诗歌中春暖花开般的精神力量。如果说诗歌是一束神圣的光芒,愿《快递中国》这本诗集给世界上默默前行的无名者带去精神的激励,心灵的安慰。

三、为新自我命名

  王二冬的诗集《快递中国》完成了作者对“新自我”的命名——这既是文学的一次蝶变,更是诗人精神上的一次成长。何以如此?我们且看王二冬成长的心路历程。这里有必要提及一个文学地理方位——东河西营,因为王二冬具有浓重的故乡情结。“马车”作为诗人青春之马的载体,理应回归“东河西营”;在乡村的公路上运转穿行,按照老规矩完成其传统的使命。然而,时代变了,世界呈现出万花筒般的丰富多彩。一方面热爱着东河西营,讴歌着东河西营;另一方面却要转过身子,离开东河西营,甚至渐行渐远——这种矛盾,并非王二冬个人的矛盾,这是一个令人困惑的时代难题。对于“自我”,王二冬曾有如下认识:“我们这一代人的漂泊,属于扎不下根的城市,回不去的故乡。”“恍惚、存在与虚无甚至是怀疑,成为我们‘90 后’诗人的共性。”从乡村到城市,王二冬充分感受到了生活的窘迫,他一度认为“城市,不考虑人的心灵需求”,于是,他将村庄“东河西营”,作为心灵的守护区和生命的归宿处。这种矛盾的“自我”,为王二冬写作“东河西营”诗歌,提供了心理和情绪上的温床,这一时期诗歌中的离愁别绪和归家情结,也为诗人带来了诗歌深度乃至某种意义上的哲思之美。
  诗集《快递中国》的出现,意味着诗人对城市现代生活的接纳,对城乡新行业、新事物的关注和热爱。这个文学“新自我”的形成,并非是王二冬对既往自我的否定,更不是对诗歌精神的抛弃。“当我的生活被柴米油盐占据,我便更需要诗歌。”——诗人如是说。“新自我”的觉醒,是主体性的觉醒和创造性的激发。诗歌在照亮外部世界的同时,也不断明亮自己的眼睛,净化自己的心灵。诗人王二冬在对快递中国“速度”与“情怀”的抒写中,在对“快递小哥”的命名中,也完成了对“新自我”的命名与认同。或者不妨如此表达,在为新时代中国快递事业贡献出一首首热情洋溢的诗歌之后,诗人王二冬终于收获了自己的一份礼物——诗集《快递中国》。而且,一切都在路上,命名还将继续……
  链接世界,链接现代化,链接未来,这不仅是中国快递应有的姿态和格局,也当是新时代中国诗人应有的力量和胸襟。一个为平凡世界中的“奔跑者”抒情的诗人,他的名字也被镌刻在诗歌里,命名者自身被命名,这是理所当然的。
  是的,快递中国——有诗为证!

作者简介

  刘广涛,聊城大学文学院教授,文学博士,硕士研究生导师。
  王二冬,原名王冬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,山东省作协签约作家,聊城大学文学院2014届毕业生。著有诗集《快递中国》《东河西营》等。

扫码使用手机浏览本页内容